大同 -14 ~ -2℃ 西北風3-4級轉<3級 大同天氣詳情
新聞中心

等待復蘇,主題公園與文旅城艱難守望

發布時間:2020-05-17

昔日網紅打卡點香港海洋公園深陷困局,不免給國內文旅項目一絲兔死狐悲之感。

5月11日,上海迪士尼樂園以華特迪士尼集團全球第一個恢復運營的主題公園身份開門迎客,首日門票線上三分鐘售罄。而運營超過40年的另一個代表性主題公園香港海洋公園則走到了破產的邊緣。

香港海洋公園董事會主席孔令成在記者會上直言,“目前的現金流只能夠營運到6月底,因此急需政府協作來渡過難關。”

一時間,外界驚愕,這家游客必去的香港網紅打卡地已悄然走到了命懸一線的艱難時刻。

主題樂園在過去十余年是不少企業愛講的故事題材。以萬達集團、華僑城A(000069.SZ)、融創中國(01918.HK)等為代表的房企,以文旅地產的名號跑馬圈地,實現“主題公園+地產”落地;另一路是類似于華強方特(834793.OC)、長隆集團、宋城演藝(300144.SZ)等文娛、主題公園類企業,實現“主題公園+IP衍生品”的擴張。

各路入局者們幾乎都懷揣同一個夢想:像迪士尼一樣鑄就經典IP,實現輕資產擴張。

破產邊緣

香港海洋公園承載著不少香港人乃至內地游客的童年回憶。在海洋公園的海濱樂園、高峰樂園嬉鬧玩耍一天,開心歸去是不少人去香港都會做的事情。

位于香港島南部的香港海洋公園成立于1977年,占地不足百萬平米,由香港賽馬會資助以及政府免費撥地建設,定位是一個公眾康樂及教育公園,由香港海洋公園公司管理。自1月26日因新冠肺炎疫情爆發,閉園至今已超過100天。

這迅速加快了香港海洋公園的財務惡化進程。

孔令成在5月11日的記者會上表示,“海洋公園和很多企業一樣,面對有史以來最嚴峻的財務挑戰。目前的現金流只能夠營運到6月底,因此急需政府協作來渡過難關。”

這是香港海洋公園成立以來,首次需要申請撥款。若今年6月未有撥款到位,等待香港海洋公園的便是倒閉和清盤。這意味著近2000名員工將失業。

在疫情發生之前,香港海洋公園的盈利狀況便不樂觀。

截至2019年6月底的2018-19財年,海洋公園錄得5.57億港元虧損,這是海洋公園連續第三財年錄得虧損。在2020年1月中,即新冠疫情發生前,海洋公園曾預計2019-20財年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赤字將超過6億港元。此番疫情發生,海洋公園關門逾三個月,不僅斷了收入來源,還面臨著每月1.4億港元的固定開支。

這也引發了外界對于香港海洋公園一事的持續關注,支持者大多秉持政府注資救急有助于穩就業、海洋公園是香港標志性景點之一等;反對者也不少。

有接近香港海洋公園的一香港人士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之際,直言已經留意到了不同聲音的存在,“海洋公園已經成了香港的文化IP,政府不救的可能性較小。但是有不同聲音存在,這也的確反映了主題公園是虧損窟窿的現實境況。”

文旅大考

以香港海洋公園為代表的主題公園生存境況,始終繞不開一個迪士尼夢。

迪士尼從一個動畫工作室,成長為世界上最具品牌力和商業價值的巨頭之一。它成功穿越周期并打破文化邊界,坐擁白雪公主、米老鼠Mickey、兔子Judy等眾多IP,并以輕資產模式成功撬動影視、娛樂、主題樂園、IP衍生品等商業版圖,向國際進行文化輸出。這樣一個集商業運作、文化娛樂于一體,并毫無文化霸權主義味道的成功商業故事令人神往。

中國的主題公園運營商在商業模式上或多或少都有學習借鑒迪士尼。

一路是類似于萬達集團、華僑城、融創中國等為代表的房企,旗下的文旅地產業務板塊,多有文旅城、主題公園等項目,實現“主題公園+地產”落地;另一路是類似于華強方特、長隆集團、宋城演藝等文娛、主題公園類企業,實現“主題公園+IP衍生品”的落地。

在主題公園的布局路徑上,兩路企業存在差異。房企主要是通過投資興建主題公園,滿足地方政府文旅、酒店、服務業等產業匹配需求,并創造稅收和就業,實現低地價獲取土地。待到主題公園項目成熟,激活產業并拉動地塊升值,政府和房企實現雙贏。

華強方特等則主要依托自建或與地方政府合作落地主題公園,并輸出IP產品,打造集“創意、研發、生產、銷售”的全產業鏈,形成文化內容產品及服務和主題公園兩大主營業務。

殊途同歸,這背后都繞不開土地價值。由于中國企業在自有IP打造、衍生品開發、商業化運作能力等方面與國際存在一定差距,主題公園企業的運營水平與國際仍存差距。而文旅地產項目投資回報周期長,對于企業資金鏈尤其是現金流的要求比較高。

進軍主題公園之初放言要在中國趕超迪士尼樂園的萬達集團掌門人王健林,已在2017年年中賣掉了絕大部分文旅地產資產,并明確表示,“賣掉文旅項目是為了轉型輕資產業務和償債。”

因疫情導致主題公園難開門營業,不少文旅地產企業業績也有受到影響。文旅地產巨頭華僑城A(000069.SZ)2020年第一季度財報顯示,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同比下降-1093.83%至-127.87億元。營業收入、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等數個核心財務指標均錄得同比下降。

不少主題公園運營商近年也在利用自有IP進行輕資產轉型,但整體狀況并不太樂觀。

以在輕資產轉型方面做得比較早的華強方特為例,自2010年顯示出的非流動資產占比持續超過流動資產的情況并未得到改變。2019年報中,非流動資產占據總資產的比重仍高達91.47%。其中,僅非流動資產中的固定資產及在建工程兩項占據總資產的比重就高達67.86%。這意味著它至今仍未擺脫重資產擴圍的狀況。

固然主題公園企業們存在著各自的痛點待攻克,但并因疫情而動搖業務推進的信心。“五一”前后已有數個內地主題公園相繼重啟。華僑城旗下目前90%左右的景點都已經開放了;而長隆集團旗下廣州長隆野生動物世界、廣州長隆熊貓酒店、珠海長隆海洋王國等也恢復開業。只是這些主題樂園若想完全恢復營運水平,還需時日。

單論入場游客數量,根據文旅部在4月30日舉行的國新辦新聞發布會上提出的防控要求,目前的旅游資源是限量開放的。其中,一是資源的限量,因疫情防控要求,相當一部分景區的室內部分暫時不能開放。二是人數的限量,旅游景區接待人數不能超過景區最大承載量的30%。同時,景區要推行預約制度,實行預約開放。

目前,已經重啟的長隆集團,首批開放的兩個主題園區和兩家酒店,它們每日嚴格控制游客接待量不超過核定最大承載量的30%,同時部分室內密閉場館項目和在室內進行的演藝項目,如馬戲團表演,出于防疫的考慮暫不對外開放。類似狀況在多個主題公園存在,距離全面恢復營業還有距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