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 0 ~ 18℃ 西南風<3級 大同天氣詳情
新聞中心

逆勢盈利的同程藝龍,依舊看不清未來

發布時間:2020-09-07

同程藝龍的處境,很尷尬。

在資金及流量上,背靠騰訊這位金主;在出行供應鏈上,有大股東攜程引路。但即便擁有如此高配的資源,同程藝龍的市值依舊平平。

“起個大早,趕個晚集”,來形容同程藝龍很貼切。

趕上了線上旅游出行的大潮,但是無緣頭部OTA;早早的布局低線市場,現在又遇上頭部平臺下沉;ITA市場的轉型中,等待它的是更兇狠的TAB。

如果同程藝龍能率先在智能出行領域中取得成功,它可能會改變尷尬的處境,可是,這次同程藝龍能趕得上嗎?

OTA下沉,老朋友圍攻

旅游行業第二季度的關鍵詞是復蘇,而復蘇的關鍵在于下沉。

OTA平臺二季度營收的同比下跌,以及相對恢復都還在市場的判斷之內,但關于同程藝龍值得關注與探討點是,2020年第二季度同程藝龍毛利潤8.68億元人民幣,經調整凈利潤為1.96億元。

成為在全球上市OTA公司中,唯一兩季度連續盈利的公司。

能在特殊時期保持穩健的財務表現,復盤起同程藝龍連續盈利的“一枝獨秀”,CFO范磊把第一大功勞頒給了下沉市場,“我們抓住了低線城市市場,而國內旅游業是先從這些市場復蘇的。”

人口規模高達9.3億,占據全國近7成人口的低線市場是亟待旅游行業開采的富礦,低線市場用戶也是復蘇主力軍。

而同程藝龍選擇下沉市場,除了對行業前景的預見性之外,更多的是無奈之舉。

2018年11月,同程藝龍赴港上市,上市后表現不俗,但以交通和酒店為優勢的同程藝龍,不可避免的加入到OTA大戰當中,一是和母公司攜程的目標城市不能重疊,二是因為已經趨于飽和的一線OTA市場,已經不能為同程藝龍這樣的新鮮血液提供更多發展機會。

如今同程藝龍憑借低線城市資源優勢,以極少的成本為同程藝龍帶來可觀的流量。下沉市場已經構成了同程藝龍用戶的主盤面。截至2020年6月30日,同程藝龍注冊用戶中居于非一線城市的約為85.9%。

低線市場的藍海屬性已經凸顯,OTA下半場的主戰場,就在下沉市場。對于同程藝龍來講,即使“忍痛”放棄了一線城市,和這些老朋友們的戰爭在所難免。

可預見的是,OTA的發展再次進入了流量時代。

同程藝龍的“金主”騰訊,在同程藝龍的下沉市場以及流量方面,功不可沒。根據財報顯示,同程藝龍來自騰訊旗下平臺的平均月活用戶數量,由2017年的0.8億增長至2018年的1.75億,占總用戶的比例由66%增長至80%。不止于微信錢包里的九宮格,包括搜一搜、下拉框、朋友圈廣告、社交分享裂變等,同程藝龍幾乎無死角全面布局。

但是和《騰訊合作協議》中規定,對同程藝龍的獨家窗口只限于2021年7月31日前,這就意味著一旦與騰訊“翻臉”,同程藝龍將陷入巨大的流量危機中。

騰訊給予同程藝龍的危機感不僅如此。在出行領域,騰訊并不是非同程藝龍不可,目前美團在住宿領域已經后來者居上,并且在一線和非一線城市都坐擁大量移動資源,一旦騰訊在微信中接入美團的住宿端,這對同程藝龍來說是一個無法想象的打擊。

騰訊系內部有很多的不確定性,而其它平臺下沉搶奪市場,勢在必行。

背靠阿里的飛豬不僅“不差錢”,而且可以依靠支付寶移動端轉化大量的活躍用戶;截止2019年,攜程旅游品牌門店總數已經超過2400家,覆蓋240多個地級城市以及450多個縣域城市;途牛也在擴大自營門市,增加獲客渠道網點的布局,目前大約擁有530家自營門店。

對上以低線城市酒店為目標的同程藝龍,面對這群全線通吃的“老朋友”,同程藝龍顯然討不到一點便宜。

比各個OTA平臺對市場的全方位滲透,更讓同程藝龍頭疼的是,低線城市目標受眾的旅行意愿低、旅游頻率低、旅游消費水平低的狀況,越來越顯露,消費疲軟困局難解,但是入局者越來越多。

如今的形勢看來,“農村包圍城市”戰略并不像想象中的那樣美好,同程藝龍對下沉市場的占有擴張只能算是一方諸侯偏安一隅,吃不飽也餓不死。

ITA轉型,新對手相逢

兵馬不離陣,虎狼不下山,沒有人愿意坐以待斃。

取得好成績容易,維持成績好卻十分困難,只占據OTA市場4.3%份額的同程藝龍,沒必要在OTA基本已成定局的情況下,在這趟渾水中“攪和”。所以在做出轉型這個決定時,表現得很灑脫。

2017年合并完成后的新公司同程藝龍,開始了從“運營導向”向“科技導向”變道,即從OTA向ITA(智能出行管家)轉型。

17年前的非典疫情,曾經催生了同程旅游網和藝龍旅行網的崛起,這一次,嗅覺靈敏的同程藝龍也不愿錯過機會。疫情之后,中國旅游景區全面關門、減員,門可羅雀的景區急于“云端”種草變現,同程藝龍的全域通項目開始大展身手。

今年二季度,同程藝龍和內蒙古興安盟聯手,搭建了一個“全域旅游+智慧出行”平臺,隨后,這一模式被批量復制到多個目的地景區,目前同程藝龍住宿訂單履約有90%以上都是無人觸碰自動完成,交通票務自動化比例達到95%。自動化率的提升幫助了企業在疫情期間控本增效,這也是大多數企業在疫情期間進行自救的重要手段。

但是同程藝龍想要在這個領域繼續深耕下去,就會遇到一群更為強勁的新對手。

據了解,同程藝龍將從客戶、產品、產業鏈改造和內部團隊的變化四個方向發力,依靠大數據和AI技術進行升級。不難發現,這些領域中已有不少行業巨頭入局。

阿里以及旗下推出的“菲住布渴”未來酒店,就已經開始應用AI人工智能、機器人、生物識別等技術為管理賦能。在解決整體的出行解決方案上,百度和攜程已經抱團,攜程依靠百度云大數據分析能力,對旅游產品進行智能化組合,依靠AI技術,打造和完善的智能客服平臺。

顯而易見,同程藝龍在轉型中,必定會遭到來自這些巨頭的壓力,它們是人工智能的領頭羊,卻也是同程藝龍破局的最大阻礙。而隨著人工智能的發展和普及,會有越來越多企業入局,ITA領域的競爭必然會加大。

ITA轉型,依靠的是“服務+技術”的雙輪驅動,除了競爭對手多且技術實力強,同程藝龍的服務也遭到質疑。

不久前,電訴寶發布了《2020年(上)全國服務電商評級榜》。同程獲得了“謹慎下單”的購買評級。根據受理用戶維權案例顯示,同程旅游存在退款問題、網絡欺詐、訂單問題等問題。